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【央视新闻周刊】“救”在身边 未来能变成现实吗?

发布日期:2019-10-25 19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比赛内容都是关于急救的,比如心肺复苏使用除颤器,骨折包扎等等,参赛的队员来自社区,学校,消防,铁路,机场等各行各业,但都是非医疗系统的志愿者。而9月14号,恰好是世界急救日,今年的主题是“急救,关注易受损群体”。

  周二,第五届全国红十字应急救护大赛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开赛,全国各地和港澳地区共35只队伍同台竞技,他们是来自于全国红十字系统平均每年培训救护员300余万名里的一份子,而他们所能展示的,也是红十字应急救护技能培训的实际应用能力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 重症医学专家 何忠杰:我们国家要提高我们急救水平,转而成为一种应急能力的基础,它补足了急救的全链条,如果我们没有自救互救,你有再多医院,再多医生,不会把我们国家急救水平提高,只有全链条干预,才是一个科学决策。

  这次比赛的复赛,包含了心肺复苏和三项创伤救护的实操环节,各参赛队员需要在规定时间内,按照技术标准要求完成应急救护,并兼顾心理抚慰和伤员舒适度的人文关怀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 郭建阳:它是一个群众性的应急救护培训,所以我们这次比赛有特别要求,不能是专业的医生,他们都是这种普通群众,来自于不同行业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 急救医学专家 沈洪:他们可能是临时组合的一个队,虽然从某些角度上来讲,不像一个比较统一的队伍,但是也可能在一个现场中,互相不认识的人,遇到一个人生病,或者一个紧急的伤害,那么大家齐心协力,合起手来救人。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提倡的一种方式。

  周三,进入决赛的6支队伍,对交通事故、地震灾害以及火灾踩踏等四种意外伤害现场的应急救护进行了演练,前三名获得者最终为天津、北京、上海。赛后,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全球急救资源中心负责人帕斯卡·卡桑致辞,并向中国红十字会颁发了国际急救认证证书。

  帕斯卡·卡桑:此次全球红十字培训证书的颁发,是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红十字会和谐交流的象征,这是第一次在中国举行比赛。我对中国红十字会代表队的表现印象深刻,他们的表现完全符合国际水平急救大赛的标准和2016年颁布的急救准则。

  接下来得说说这次大赛的主题:关爱生命 救在身边。这个救是救命的救,但它依然不是这8个字当中的最重要的关键词,因为最重要的当然是“身边”二字。只有身边才产生着大量的需求,只有“救”在身边,才能真正的救急并挽救生命,才能快得起来。全国每年因为突发心源性猝死的人数有55万,抢救回来的大概在1%。发病后身边没有会做心肺复苏的人,打电话等急救车到了人已经不行了。除了人还需要仪器,有统计显示,公共场所每10万人口拥有的自动体外除颤器的数量,日本接近394台,美国为317台,而中国大陆只有0.2台。这个巨大的差距背后,就是每年很多生命的逝去。这次大赛,心肺复苏和自动体外除颤器的使用是必考科目,但是人会了,自动体外除颤器会在我们的身边增多吗?

  本周三,全国第五届红十字应急救护大赛举行决赛,AED在运动、地震、交通事故等六大场景中针对心脏骤停者的应用,成为6支决赛队伍的必考科目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 郭建阳:我们专业120系统有一个半径,还有一个反应时间,在北京大概需要14分钟。因为心源性猝死,一旦停止呼吸心跳,只有4分钟到6分钟的抢救时间 。4到6分钟之后就出现不可逆的脑死亡,那个时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的命,这个空白需要谁来填补?就是要我们群众性的现场社会急救。

  AED即自动体外除颤仪,它能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,并通过电击除颤抢救心源性猝死患者,相比医生使用的专业除颤设备,紧急情况下,即便没接受培训的人也能寻着语音提示操作,它又被称救命傻瓜机,在欧美发达国家早已配备,为的是用尽可能简单的方法让身边病患化险为夷。近年来,全国高校心源性猝死事件屡有发生,身边无AED让天之骄子殒命总惹人扼腕。但在我国人流密集的公共区域,像这样高密度安装救命神器的少之又少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 郭建阳:我们捐过来AED,没人要,他没有积极性,因为没有强制性的规定。其实心理上也可以理解,仿佛是增加了一个任务,他没有这个装备仿佛就没有这个责任。如果装了AED没有用就有责任了,我们说如果急救箱包和AED能够像灭火器一样,要求强制性安装,那么我们就很幸福了,抢救成功率可能就会大大提高。

  强制安装背后是立法保障。作为最早拥有AED相关立法的国家之一,早在20多年前,美国各地地方法规就规定,机场、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必须安装AED。今年年初,国家卫健委表示,将制定院前急救管理条例,诸如AED等急救设备,有望以强制力保障安装。不过,据专家调研,国内即便在公共场所安装了AED,有时也起不了多大作用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 处长 郭建阳:2008年奥运的时候,我记得在(首都)机场装了70台AED ,但因为这个AED在我们国家还有一个政策障碍,就把它列为医疗器械,就只能是医务人员来使用,所以在机场AED它是锁起来的。

  专家建议,AED可由政府购买方式满足公众需要,而公共场所的运营管理单位也要有购买意识。虽然它足够简便高效,但专家强调,AED要与心肺复苏配合才最有效,而无法时时、处处依赖AED时,学好心肺复苏急救教育和培训,才是做好身边急救的基本。

  在中国红十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当中,明确了未来5年的目标。地市级以上和灾害多发的县市,至少建立一支救援队伍。努力实现红十字救护站在有援建需求的4A级以上景区和马拉松赛事应急救护服务保障全覆盖。但特别让人关注的还有这样的目标,也就是到2024年,救护知识普及人数增加5000万人。这5000万人里包括你我吗?尤其更重要的是,这里的青少年占多大的比例?急救,是不是也真的能从娃娃抓起?

  14日本周六是“世界急救日”,又恰逢开学伊始,不少地方的学生们刚从军训场地上流汗下来,就马不停蹄体验了一节与众不同的开学“第一课”,学习急救知识和急救基本技能。如今,急救技能不再是医务人员具备的专属技能,学生、社会工作者等都可以接受培训,高中毕业时既有毕业证,又有救护员证,在一些城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 郭建阳:第一,他们有这个需求,因为他们正在成长发育过程中,相对比较弱小,可能会更多地遭遇一些伤害,所以技术跟自救互救的技术,对他们非常有用。第二,我们也希望通过学生,他们在成长过程中,更多帮助我们去广泛宣传,去传播这些知识,去应用这些知识和技术。

  从义务教育阶段开始普及急救知识,把急救技能作为基础教育乃至公民教育的一部分,已经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共识。在幼儿园和小学阶段,孩子们应该掌握如何求救、如何拨打电话,如何识别危险,到了初高中时,他们就可以逐渐掌握操作实践,比如心肺复苏、骨折包扎等等。在欧美名牌大学申请时,拥有救护员证,掌握急救技能,甚至是一个重要且必备的加分项。

  在日本、美国等地,心肺复苏术的普及率大约在50%左右,在北欧国家,这个数字甚至可以达到80%以上,而中国心肺复苏术的掌握率不到1%。按照“健康中国”战略提出的目标,到2030年时,掌握心肺复苏术并获得救护员证的要达到全国人口的3%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 重症医学专家 何忠杰:我们这两年可以看到很多微信上传播出来的,某某志愿者,早期经过学习,最后遇到一个突发事件,他能准确告诉我们,在按到第20几跳的时候,那个人有点反应了,那些成功的案例拿出来,得到一个什么结论呢?就是他发病之后,马上就有人上手,所以我们把它叫做一分钟之内有人上手,然后7分钟左右,有专业人员到达,或者AED来了,这些人能达到95%以上的抢救成功率,而且还没有脑损害,所以这就是我们的一种实践,让我们看到了这是一种希望。

  近日印发的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-2030年)》明确提出,要把学生健康知识、急救知识,特别是心肺复苏纳入考试内容,把健康知识、急救知识的掌握程度作为评优评先、毕业考核和升学的重要指标。针对广大农村地区和城市新区急救力量薄弱、急救半径过大、达到现场时间过长等问题,各地也在探索解决方案,比如江苏南京就要求新增74个急救站,并招募持证救护员投身院外急救志愿者行列。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呼吁,希望社会各方给予群众性应急救护更多地关注与支持,主动参加红十字应急救护培训,在紧急情况发生时能够勇于施救、科学施救,保护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救护处处长 郭建阳:学习急救,掌握这个知识,实际上也是一个公民的责任。你可以成为第一目击人,你可以伸出援助之手,能够该出手时就出手。我们红十字会有一个愿景,就是希望我们每一个家庭,有一个成员能够去参加红十字救护培训,然后在每一个突发事件的现场,有一名我们的红十字会员可以出手相救,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,希望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。

  做好应急救援工作是中国红十字会的重要职责之一,但更是整个社会的职责。记得几年前在应急救援的一个论坛上,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:在平常的日子里,在不着急的时候着急,做好知识的普及和应急救援能力的提升,时间长了,才会在真正着急的时候,不着急,井然有序,损失减少。关爱生命,救在身边,只有这方面的工作开展到了身边,落实在了身边,我们才会更安宁幸福的享受人生。



上一篇:国脉研究院·《数字政府周刊第40期》—“数字政府建设” 下一篇:恋爱达人是第几年发行的专辑?